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當前位置:遇見四川 > 財經 > 正文

"紅星照耀中國"書名譯名引發版權之爭 專家:書名不受保護

2018-08-14 17:24:55       來源:北京日報

人民文學版《紅星照耀中國》

人教版《紅星照耀中國》

長江文藝版 《紅星照耀中國》

埃德加·斯諾決然想不到,他過世四十多年后,其著作《紅星照耀中國》依然會在中國掀起幾百萬冊的狂銷,而且因為他的書,兩家著名的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和人民文學出版社近日會引起書名譯名版權之爭,一時成為出版界關注的焦點。

“下架通知函”與“譴責聲明”的對決

“關于人民教育出版社《紅星照耀中國》一書的下架通知函”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索”,來自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通知函是8月6日發出的。

通知函稱,董樂山譯本《紅星照耀中國》的版權所有人已將該書的專有出版權授予人民文學出版社,“紅星照耀中國”的書名屬于董樂山先生原創,其版權歸屬董樂山先生和人民文學出版社所有。人民教育出版社近日出版的《紅星照耀中國》涉嫌侵犯人文社和董樂山先生的權益,因此正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人民教育出版社則以“關于人教版《紅星照耀中國》出版合法合規暨對人民文學出版社不公平競爭譴責聲明”予以回應。該聲明提到,人教版《紅星照耀中國》依據1938年復社(經埃德加·斯諾授權)出版的權威版本刊印,這是唯一經斯諾本人看過的、最權威的譯本,具有重大的歷史影響力。聲明表示,該書通過了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的審讀,由國家新聞出版署正式下文同意出版。因此人教版《紅星照耀中國》譯本的出版合法合規,人教版對該譯本的版權及其他相關權利具有合法性和完整性。這份聲明還對人民文學出版社損害其聲譽的不公平競爭行為表示譴責,并保留采取相關法律措施追究其侵權責任的權利。

截至昨天,記者注意到,人教版《紅星照耀中國》還在京東、天貓、亞馬遜中國等各大圖書銷售平臺銷售。

長江文藝版《紅星照耀中國》橫空出世

也許是湊巧,就在兩家出版社之爭正酣之時,另一本《紅星照耀中國》在網上已悄然進入預售階段,這是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的。

長江文藝出版社公布了斯諾基金會的授權證書,該基金會指定譯者王濤在斯諾修訂版的基礎上重新翻譯這部經典。授權證書特別標明,“該譯本為斯諾基金會官方推薦認可的版本。”值得一提的是,這顆橫空出世的“紅星”,去年獲得版權,序言由斯諾女兒作序,她特別提及,在保留初版原貌的基礎上,對本書印刷、拼寫上的錯誤,或與事實細節有所出入的部分做出了校正,部分二手材料被證實有誤的,已將其刪除或更正。

但到底有哪些更正,以及該譯本的特點等細節問題,出版社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訪,相關人士只是表示,“交給讀者評判,不能自己夸自己的書。”

無論人教社與人文社書名譯名版權之爭最后結果如何,隨著長江文藝出版社《紅星照耀中國》的到來,可以預料的是,近期即將有三本“紅星”同臺角逐。這也意味著,人民教育出版社和長江文藝出版社都將面臨同樣的問題,《紅星照耀中國》盡管譯者不同,但都采用了同樣的書名,這是否涉嫌侵犯了董樂山和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權益?

書名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

從目前的情形看,問題的焦點看起來落在了譯者董樂山先生身上。

人文社日前已在其官微發布消息,認為是董樂山第一次將書名譯為“紅星照耀中國”。因為早在1984年,董樂山就曾撰文《斯諾和他的〈紅星照耀中國〉》,其中談到自己當年受三聯書店約請翻譯《紅星照耀中國》的過程。1975年冬,三聯書店總經理范用約他重新翻譯《紅星照耀中國》一書,“由于當時的政治環境,這個中譯本一九三八年二月在上海出版時,并不叫《紅星照耀中國》,用的是一個隱晦的書名《西行漫記》。”而董樂山翻譯的這本后來于1979年出版。

董樂山還在《我的第一本書》中明確提到,RED STAR OVER CHINA中的單詞over,在《英漢大詞典》中的意思有“籠罩”、“(勢力)在……之上的意味”,并沒有“照耀”之意,是他創造性地將其譯成了“照耀”。事實也的確如此,這個譯名此后受到了學界高度評價。

翻譯家的翻譯過程充滿艱辛,但版權專家卻有不同觀點。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王遷認為,作品名稱與作品本身不同。作品名稱通常是個別字詞或字詞的簡單組合,難以較為完整地表達作者的思想感情、展示文藝美感或傳遞一定量的信息,本身并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他舉例說,“在涉及《舌尖上的中國》書名的著作權糾紛案中,法院認為:涉案書名‘舌尖上的中國’系兩個通用名詞的簡單組合,缺乏相應的長度和必要的深度,無法充分地表達和反映作者的思想感情或研究成果,無法體現作者對此所付出的智力創作,不符合作品獨創性的要求,不是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

同濟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偉君也認為書名這樣的短語,原則上難以成為作品,而且他認為,“《紅星照耀中國》書名雖然翻譯很成功,尤其是‘照耀’兩字比較傳神,但基本上還是直譯,應該是屬于唯一表達的范疇,因此不好禁止別人也這么翻譯。”張偉君還特別提醒到,出版譯著,除了得到譯者授權,還必須有原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斯諾去世不到50年,《紅星照耀中國》原作品尚未進入公有領域,究竟哪家有權出版,或許爭議的關鍵放在這里才合適。”

相關新聞

?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扎金花9大必胜技巧玩 3牛娱乐平台 全民来捕鱼外挂 百练赛倾家荡产 足球比分大赢家 尊尚娱乐怎么样 欧洲杯指定投注 老快3代理 imoney爱盈利苹果手机赚钱 76111计划群很靠谱